周公子的豪门宴
发布日期:2021-10-05 22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不一会,监区大门打开,一名全穿白衣、身材魁梧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,有人赶紧递上了墨镜。

  在两列队伍的夹道欢迎中,魁梧男子和众人纷纷钻进悍马路虎和奔驰,鱼贯而去。

  车队停在了市区的大酒店,全员包场,整整100桌,上百人在这里喝酒唱歌,闹腾了一整天。

  不过与程幼泽不同的是,程只是一个打打杀杀的混子,后者却曾是上海滩前首富,来捧场的也是非富即贵。

  就在街坊邻居已经忘记了这号人物,上海滩新首富也已经换成了拼夕夕的黄山争时,江湖人称周公子的他又浮出水面了,这次出头的姿势是60岁生日宴。

  曾经在上海滩响当当的农凯系实控人,如今“重新出发”的第一站似乎是美容微商。根据周正毅生日宴会现场照片显示,在宴会背板上写着一句“带领花界重新出发”,周围也都是“花界”的logo。

  资料显示,“花界”是杭州腾大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品牌,主打“以轻护肤为理念”的美容饮品,产品的核心成分是胶原蛋白。企查查显示,杭州腾大是一家注册资本为111万元的小微企业,法人为贾莹。

  这种产品概念+注册资本,确实是充满微商的味道。女CEO长这样,妥妥的网红风,拿根滴管就当科学家。按简历介绍,这位创始人中专毕业,但出身于医药世家,家里有上百家实体医药连锁。不知道哪家医药连锁的千金居然上完中专就出来了,就考不上大学不该去国外买个哈佛、麻省之类的镀镀金?

  作为内地最早一批投机客,昔日327锅债事件的四大赢家——28岁的魏D、29岁的袁B璟、30岁的刘H和34岁的周Z毅。 前三个全是悲剧式谢幕:魏老板跳楼,袁式兄弟不是死刑就是死缓,刘家大哥也是早已被法办,只有周家公子,不仅活着,人家的60岁还长这样:

  2004年,周正毅因操控证券交易价格罪、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。这三年牢狱生活,处处显示出与众不同。

  周正毅在狱中独享一间囚室,每餐四菜一汤,被安排当最清闲的图书管理员,并在他的教导员的办公室里起居,手机、空调、电视、DVD、音箱、沙发、冰箱,应有尽有。

  同时,周还拥有高额奖分,根据相关规定,单月奖分10分以上的犯人可以评为“五好个人”。周正毅在押第一年,月均奖分近20分,全年奖分接近200分(初入狱的前两月不计分)。而全年奖分达180分以上,即可折算为两次立功加两次表扬。

  约在2005年9月,提篮桥监狱狱政处曾受命起草周正毅的减刑报告,不过后来因香港廉政公署通缉周正毅,周的“减刑计划”才没有启动。

  相比于一般犯人一月一次且有着各种限制的会见机会,周每周可以会见八九次,并且不需要在公共的“会见大厅”进行——“在监狱开董事会”,有人这么形容。

  此外,在被羁押上海市看守所的一年间,周正毅至少到位于杨浦区的上海监狱总医院看病三次,多为伤风、感冒,每次该院都接到命令停止门诊,专为周正毅一人服务。

  这些特殊对待当然是用真金白银堆出来的。在周正毅出狱后4个月二进宫后,上海市看守所所长黄坚因收受周正毅亲属贿赂共49万余元,及港币、金银首饰若干被捕。

  当年的周正毅投资遍及农业、高校高科技、高速公路、赌船……拥有期货交易席位、参股两家证券公司、一家全国性商业银行,还收购了香港与上海共4家上市公司。

  鉴于生日宴的主题是“不忘初心,回归本色”,虽然我等也不知道犯行贿罪、操纵股价进去的公子,有啥初心、要回啥本色,但借此回顾一下他的宝藏人生,没准还真能悟出点啥。

  据公开资料,周正毅,1961年出生于上海市杨浦区,是前上海地产控股有限公司主席,原农凯集团公司董事长,曾被福布斯杂志封为上海市首富。

  作为曾经的“上海首富”,围绕着周正毅,太过离奇的“白手起家”故事,亲朋密友也说不清的发家史,以及在短短四个月内二进宫……为这个名号“周公子”的草莽富豪披上诸多传奇色彩。

  周正毅今次高调进入公众视线之前,曾有两次牢狱之灾,曾被香港廉政公署两度通缉。

  对照上海市二中院于2007年11月30日作出的第123号刑事判决,周正毅因犯行贿罪、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、挪用资金罪,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,刑期本应到2023年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姓周的男人都很有富婆缘,反正这位魔都首富的女人缘让周围人都羡慕不已,说他的情史和发迹史一样传奇,谁也搞不懂为什么女人们碰到他就那么肯为他花钱,哪怕是刚认识的女人,这一点,不服都不行。

  这话显然说的是周的老乡富婆毛Y萍,毛是黄浦人,年轻时面容姣好,那时上海人流行外嫁,于是在深圳打工的她,跟风嫁给了俞姓香港海员,并生下一个儿子。

  海员么,轮船飘到哪儿,情缘撒到哪儿,没多久两人就离婚了。为了养活儿子,她先后在餐厅和公司上班,几年时间里认了2名东南亚富豪做干爹,并积累下千万港币的资产。

  要说认干爹这事,历史老悠久了,西施认了范蠡做干亲、貂蝉认了王允做义父,但那些都是涉世未深的少女,所以基本都是杯具的命;少妇就不一样,就好比毛女士,低调认亲,精明洗白。

  富了之后的她决定回老家生活,不过在回去之前,她花了400多万港币在香港北角海峰园买了套豪宅,什么概念呢?

  当年的刘嘉玲,剧集演到吐才攒到7万块首付,然后热泪盈眶的买了人生中第一套房子,总价70万港币。

  回来后,毛很快结识了当时的美通饭店老板、杨浦男人周正毅,俩人你认过干爹,我傍过富婆,殊途同归,一见如故,两人犹如共生的枪虾与虾虎鱼,从此白天黑夜携手并行,只不过没摆酒,也没有任何法律手续。

  毛在茶餐厅待过,那时的港人搞餐饮,24小时营业、全天候空调、空运冰鲜食品,她一一效仿并搬进周的餐厅,生意一下火到不行。

  于是俩人干脆在美食街黄河路翻新了一栋5层楼房,改成阿毛饭店,以炖品为特色,招牌菜是佛跳墙、秘制炖鹿肉、红烧大排翅,反正怎么奢华怎么来。

  周做董事长,大舅子做总经理,顺带着又做做KTV和桑拿等生意。在上海人年均收入5、6000千块的90年代,他们一年就赚了1000多万。

  饭店对他俩来说,最重要的意义不是赚钱,而是从此结识了一大批达官贵人,尤其是银行高官。

  其中最重要的贵人有两个,一个是房产商陈良jun,他不出名,但他哥哥在魔都家喻户晓,另一个是前中银香港总经理刘J宝。

  刘是新中国第一批股票期货外汇交易员,派驻伦敦期间曾帮中银赚了一大笔钱,彼时正任职中银上海分行行长。

  有传他和毛Y萍也曾是恋人,不过他最知名的绯闻是迷恋过一名马姓女模特,在她身上花掉大把金钱后,为了仕途,将美人献给沪江总督做如夫人。

  毛很会来事,她再次发挥了认干爹的技能,做了沪江总督的干女儿,并和某位大人物的长子关系密切。

  在贵人们的加持下,夫妻2人踩准了90年代中后期最赚钱的两大风口:房产和股票,从此登上了财富的巨轮。

  不过做房产他们不是走常规的拿地——建房——销售路线,而是专门收购烂尾楼,贷款买楼,到手后打包高价卖给上市公司,套现并将风险转嫁给银行。

  举个栗子,周用农凯集团的名义收购物业,花了14亿一转手卖25亿。那年头,估计烂尾楼生意着实是暴利,老王家的田小姐,鱼圈上岸后的第一份工也是收购烂尾楼,然后就成了独立女性。

  而他俩炒股也不是我等韭菜们的高吸低抛,而是在银行家贵人的指点下买卖法人股,以两三块的低价大肆收购即将上市的国企员工股,一共收购了五六十家,最后赚的鼻青脸肿。

  其中赚最多的是格力电器,从2块涨到20多块,翻了10倍多。炒股登天之后,又再接再厉做铜期货套利买卖,赚的不多,也就一天一个小目标吧。

  1997年,贵人刘行长被调到了香港,夫妻俩也将投资版图移到了香港。回归前的香港,权贵们对大陆有偏见,不屑于和内地人谈生意。

  除了向文章开头所说,买单了梅艳芳的生日会,让董特首在内的一众名流都知道了这号人的存在,很快他们就在刘行长的介绍下认识了这位“上海首富”。

  都成首富了,当然要凹“不差钱”的人设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,香港房地产哀鸿遍野,他俩花了6000万和9000万港币分别在香港深水湾和白加道买下两栋豪宅,成为刘銮雄的邻居。

  买完后豪宅就缩水了半个亿,但又有什么关系呢,索性再接再厉砸3000万重金装修,资产之雄厚,震惊全港。

  从刘行长的银行拿到21亿港元贷款后,两夫妻以离岸公司名义,大肆收购李嘉诚和爱立信等公司产业和股票,危机后抛售,又赚了个鼻青脸肿,而和亚洲小姐的美艳新闻又让他在沪港两地家喻户晓。

  2001年后的几年是周的人生巅峰,收购多家上市公司,上海房产界有一大半地都在他名下,更以零价格拿到了黄金地段最好的房改项目“东八块”。

  名利双收后的周首富,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炫富、炫富、再炫富,03年胡润财富榜将他排第11位,资产评估为25亿左右。他生气的找到负责人说:“太少了,我身价400亿元都不止。”

  传闻拿到静安区最好的地皮后今晚开什么码开奖结果,他带着港媒和基金经理夜游上海滩,随手指着不远处几个楼盘说:“这这这,都是我的。”

  人家问几成出售几成出租呀,他不屑的说道:“不卖也不租,我不差那点钱。”一众大佬愕然,因为哪怕是亚洲首富李超人,自家物业也是放租,一毛钱都不肯少赚的。

  2003年周父过世的风光大葬礼,让周成为舆论的中心,老父亲下葬的第二天,他就进去了,罪名是操纵股价,有人说那是大哥怕他再高调下去要捅娄子,放牢里“保护”起来了。

  传闻他的监狱生活过的比在青城山修仙还滋润,有席梦思有空调,还能经常开董事会。

  2007年的二进宫才是真正坐牢,那时他大哥也自身难保了,最后以多项罪名给判了16年。那时人们才知道,原来周早期炒股和炒楼的钱,根本不是卖鲍鱼鱼翅赚来的,而是以做生意的名义从银行借(骗)来的。

  周进去了,毛富婆也不能幸免,她因操控股票在HK同步判刑,但小渔村是英美法系,只要你能让别人证明你是个好人,就有可能减刑。

  要说毛富婆也是通天,富豪郑Y彤、杨S成和成L等人都给法官写信求情,结果就只判了3年。

  提前出狱后毛依旧过着富婆的生活,住山顶豪宅,坐私人飞机,限量版爱马仕买起来眼皮都不眨,朋友圈子都是刘J玲、关Z琳、赌王四太等一众明星。

  有趣的是,当初高位接盘的山顶豪宅,到手后就腰斩了,但因为两口子都忙着坐牢,顺利躲过了楼市危机。

  2008年前后次贷危机,两口子又忙着坐牢,股票和资产都放在香港户头没空处理,于是再次幸免。

  别人都忙着努力投资,结果血本无归,他们因为被关着啥也做不了,光利息都够花一辈子了,这人生躺赢的命找谁说理去?而且时间到了出来,原来的物业还增值了。比如1.5亿买的豪宅,现在变成15亿了,而周老板到处买房,香港的豪宅甚至和刘銮雄是邻居。所以坐牢16年,他的资产增值了30亿。看看,你在外面天天996还挣不到小目标,人家在里面闲着还挣了30个小目标。

  和很多富豪一样,一旦发了家,身边桃花就开始多了起来,周正毅开始向娱乐圈的女明星抛出爱的橄榄枝。

  也是在那一段时间里,周正毅的私生活被外界广泛流传,先后与杨恭如、章小蕙等明星扯出绯闻。与杨恭如的绯闻更是在整个香港闹得沸沸扬扬。

  据传,当时在与周正毅交往的杨恭如突然就变的富裕了起来,住进了半山豪宅裕景花园,与“小超人”李泽楷成为了邻居,一个月租金就要12万!

  一次周正毅和杨恭如外出吃饭,被毛玉萍抓个正着,一巴掌就打在了杨恭如脸上。后来,这件事更是震动了整个香港的娱乐圈。

  在2002年,毛玉萍冲进杨恭如所在的一家餐厅,当众对杨恭如进行了掌掴。因为这件事,杨恭如事业受损,此件事情也轰动娱乐圈。

  后来杨恭如回忆起这段“情妇”生涯时还说“那是人生中的一个挫折”,“我想我和周正毅的事情,应该是这个社会中很普通的一种,但因为我是公众人物,我就变成了犯错的那个,而且这其间的是非曲折外界根本不知道,我完全成了娱乐大众的工具。”

  先一步出来的毛富婆,每年4月23日都会在围脖深情回忆它的传奇老公,说他是心里最深刻的梦。

  但未曾想,这个老公出狱后面对媒体的闻讯,竟然说和她没有任何关系,既没法律夫妻关系,也不是股东关系,只是开过两年阿毛炖品。——两人这是闹掰了还是咋地?

  4月15日,就在周公子生日会的前两天,毛富婆发了一条围脖:10年后的我还是我,但你不一定。

  ——想想也是,靠干爹们赚来第一桶金,又靠大哥们成了首富夫人,结果干爹们挂了、大哥们进去了,连没领证的老公都和自己划清关系了。

  只有自己,不仅因坐牢躲过了危机,还因为先一步出狱,拿到了大半的财产,这因祸得福的成功,别说超越了,就是复制也难呐。

  而现如今邀请一帮主持人盘初心,结果深陷舆论风口的周首富,重出江湖的第一句话是“我现在对赚钱不感兴趣。”

  据说装叉的最高境界,是明明身价百亿拿的人赢,还要云淡风轻的说:我对钱不感兴趣。

  万达瑞华酒店,一个让人冲昏头脑的地方,去年10月,也是在这个酒店,说这线分钟演讲,成功让一只大蚂蚁结束了使命。前天周公子邀请一帮电视台主持人也在那里盘算起初心来了,这个地方风水不灵!

  所谓“327”,是一个国债期货合约的代号,对应1992年发行1995年6月到期兑付的3年期国库券,该券发行总量是240亿元人民币。90年代初国债发行非常困难,老百姓普遍不愿购买。国家决定引入发达国家的交易方式,让国债更具流通性和价格弹性,1992年12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计并推出了12个品种的期货合约。

  第二年,也就是1993年,财政部决定参照央行公布的保值贴补率,给予一些国债品种保值补贴。国债收益率开始出现不确定性,炒作空间扩大了,国债市场开始火爆,聚集的资金量远远超过了股市。

  “327”现券的票面利率为9.5%,如果不计保值贴补,到期本息之和为128.5元。在1991-1994中国通胀率一直居高不下的这三年里,保值贴息率一直在7%-8%的水平上。

  当时中国第一大券商万国证券的总经理,有“证券教父”之称的管金生预测,327国债的保值贴息率不可能上调,估计应维持在8%的水平。按照这一计算,327国债将以132元的价格兑付。因此当市价在147元-148元波动的时候,万国证券联合高岭、高原兄弟执掌的辽宁国发集团,开始大举做空。

  空方的对手,是隶属于财政部的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(中经开)和众多市场大户。

  当所有空头以市场化的眼光断定保值贴补率不可能再增加时,财政部发布公告称,327国债将按148.50元兑付,保值贴补率竟然提高到12.98%!

  1995年2月23日一开盘,双方展开生死厮杀,下午辽国发的高氏兄弟看到势头不对,突然调转枪口做多,万国证券被逼进死胡同,面临60亿元巨亏。

  收市前8分钟,万国证券违规下单,透支卖出国债期货。最后一个卖单对应面值1460亿元,而327国债总价值仅仅300多亿元。如果按照收盘价交割,以中经开为代表的多头将出现约40亿元的巨额亏损,全部爆仓!

  当晚22点,上交所经过紧急会议后宣布:2月23日16时22分13秒之后的所有交易是异常的、无效的,当日327品种的收盘价为151.30元。市场被上交所翻转。

  可以说,327国债期货深刻改变了中国证券市场的进程。上交所的这一决定让万国证券亏损56亿元濒临破产,后被申银证券接管,管金生被捕入狱,辽国发高岭兄弟人间蒸发,至今踪迹皆无。

  在这场惊心动魄的金融大战中,至少让这四个人完成了原始积累,或者发了大财:当时28岁的魏东,29岁的袁宝璟,34岁的周正毅以及30岁的刘汉。当然,中经开一战成名,成为市场中最彪悍的庄家。

  以中经开为统帅的多方,瓜分了巨大的胜利蛋糕,一夜之间暴富。这一天,被外媒称为中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。因为无论是获胜一方,还是失败一方,都出现了严重违规。而中经开一方,因为跟财政部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,一直让人怀疑其涉嫌内幕交易。

  1995年5月17日下午5时40分中国证监会新闻发布室里,证监委副主席李剑阁宣布:经国务院同意,现决定全国范围内暂停国债期货交易。18年之后,2013年9月6日,国债期货重新鸣锣上市。

  327国债事件中,后来创立证券市场“涌金系”的魏东,当时只有28岁,研究生毕业仅2年,曾在中经开执掌证券部,后创立自己的公司。但在这场战役中,他被媒体描述为中经开事实上的主操盘人。

  在国债期货战役中,有消息称魏东个人赚了约2个亿,此后魏东创立自己的公司并控股九芝堂、千金药业和国金证券等上市公司,“涌金系”大业初成。

  2008年的一个夜晚,41岁的魏东在接受调查、被问话几天后,从北京一栋高楼的17层一跃而下,身后留下巨大的谜团。

  当年6月8日,涌金系掌门人魏东身故的第32天,原国开行副行长王益被中纪委“双规”,外界认为这是魏东事件的余波。

  2008年6月,魏东之妻陈金霞被推上前台,正式接掌涌金系百亿元资产。时至今日,涌金系作为资本市场的一支重要力量,仍然非常活跃。

  周正毅曾因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和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判3年徒刑,2006年刚刚结束刑期。一年之后,他又因挪用资金、行贿和虚开增值税发票等五项罪名被判16年徒刑。

  有消息称,周正毅在327国债期货事件中赚了大钱,1996年、1997年炒股发了大财。1998年后周正毅转做铜期货,2003年上海期货交易所的资料显示,周正毅旗下的农凯集团是铜类交易中排名17位的会员,交易资金达到5.3亿元。

  袁宝璟,生于1966年2月,辽宁省辽阳市人。据报道,1992年袁宝璟在怀柔注册建昊实业发展公司,启动资金20万元。其中10万元用来买下优质“黑小麦”专利,5万元向农民租了300亩地。半年之后黑小麦成熟,麦种很快占领全国市场,袁宝璟掘出第一桶金,获利200多万元。随即,袁宝璟转向股票、债券业,31岁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,在证券行业有“中国股票第一人”的名号,拥有资产30多亿元。

  327国债期货大赚之后,1996年底袁宝璟在四川广汉炒期货,将酿酒用的高粱炒到2000元/吨。刘汉是四川人,当时在海南做生意,规模很大。有四川商人向刘汉求助,希望刘汉回四川炒期货,把高粱的价格降下来,于是刘汉带了大量资本回到四川。袁宝璟方面主动提出合作,刘汉方面没有答应。刘汉介入交易,只做了几个单子,高粱价格大跌。袁宝璟公司不得不平仓走人。刘汉在此项交易中获利2000万元,袁宝璟则损失9000万元。

  因为此事,袁宝璟的下属汪兴要教训教训刘汉,“揍他一顿”。1997年,汪兴花16万元雇佣两个杀手,趁着刘汉走出酒店上车时开了两枪,但都没有打中。刘汉很快知道杀手是袁宝璟派来的。

  事后汪兴没有被袁宝璟重用,汪兴又因多次向袁宝璟要钱,两人终于翻脸。汪兴威胁要将雇凶一事举报给警方,袁宝璟的哥哥袁宝琦、堂弟袁宝森得知后,要“办”了汪兴。2003年10月,汪兴被袁宝森用双筒猎枪打死。

  2006年袁宝璟因雇凶杀人被判处死刑。同时被判处死刑的,还有袁宝琦、袁宝森。另一个堂弟袁宝福被判死缓。

  刘汉被认为是327国债事件大佬中走得最远的,被捕时已经有400亿身家,身负多条人命。

  刘汉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市场经济初期、价格双轨时,从木材运输和建材等贸易中赚得第一桶金,此后1994年在期货市场中一战成功,跻身亿元富豪之列。1997年成立四川汉龙集团,拥有境内外上市公司5家、有全资及控股企业30多家。

  2015年2月9日,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犯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故意杀人罪等罪的罪犯刘汉、刘维等5人执行死刑。

  根据2014年2月14日检方的指控,自1993年以来,刘汉、刘维等36人无视国家法律,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,大肆进行违法犯罪活动,攫取巨额经济利益,在四川省广汉、绵阳、什邡等地及部分行业内,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,严重破坏社会治安、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。其中,故意杀人5起致6人死亡、故意伤害2起致2人死亡、非法拘禁1起致1人死亡。

  管金生,为327国债事件中空方主力万国证券总经理,1947年出生在江西省清江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。1982年获上海外国语学院法国文学硕士学位,最初做翻译,后入职上海国际信托投资公司,由此踏入金融圈,不久被选送到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深造。

  上世纪80年代末,管金生带领万国证券通过倒卖国库券,迅速完成了第一桶金的积累。

  到1992年,万国证券已成为中国当时最有影响力的证券公司,一度占据中国70%A股交易量和几乎全部的B股交易量。

  1992年年底,万国证券与李嘉诚合作,收购香港上市公司香港大众,完成了中国证券公司首次收购境外企业并成为控股人。

  到1995年为止,管金生与万国证券仍在走上坡路,而1995年2月23日的“327国债期货事件”,却成为他们的命运拐点。万国证券亏损达56亿人民币,濒临破产,被申银证券收购。

  1995年4月,管金生辞职,当年5月19日,在海南被捕,1997年被判处17年徒刑,罪名为挪用公款,总额269万元。在此之前的1996年7月16日,万国证券已与申银证券合并为申银万国证券公司。

  在327国债期货事件中惨败的“悲情教父”、原上海万国证券筹建者管金生,1997年以挪用公款罪名被判处17年徒刑,服刑7年后保外就医出狱。劫后安享晚年。

  至此,24年前震惊中国资本市场的“327国债期货事件”的风云人物,几近全军覆没。

  “327国债赢家”这个群体,完成原始积累后,更加确信自己的“生意经”和“人生观”是颠扑不破的真理:这是一个丛林社会,只有当肉食动物,靠狡诈和凶残,才能生存在食物链的顶端。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